新聞中心 > 教育頭條  > 正文

高校心理咨詢,敲開這扇門難嗎

2020-11-23 09:34:01   來源:光明日報

5034

  近段時間,又有多起大學生輕生事件登上熱搜榜。在為這些戛然而止的青春長嘆一聲時,許多人疑惑,行至崩潰的邊緣,他們有沒有去過學校的心理咨詢室求助?而高校的心理咨詢又該如何為學生提供更切實有效的幫助?連日來,記者深入學校,采訪了部分學生和相關專家。

  不愿求助專業機構,抗抑郁“靠自己”的情況不在少數

  袁夢在研二的時候時常“情緒起伏很大,動不動就發火,一點事就哭”,結果去醫院檢查出患有重度抑郁癥。盡管醫生開了很多藥,但她“一個都沒吃,(因為)藥物有依賴性”。袁夢說她主要靠自己。

  像袁夢這樣“靠自己”的情況不在少數。今年5月,有媒體在社交網絡上發起一項名為“當你覺得心理壓力大時,會怎樣緩解”的小調查,兩天時間里共有2.3萬人參與調查,其中1.1萬人選擇“硬撐著,正常生活”,僅有543人選擇了“求助于專業機構”。袁夢說:“抗抑郁是一個人的孤軍奮戰,任何人都沒辦法幫忙,不添亂就很好了。”

  北京交通大學心理素質教育中心副主任、中國心理衛生協會科普專家張馳根據自己多年工作經驗總結,抑郁癥患者的一個主要癥狀就是自我否定、自我評價降低,覺得自己是最孤獨的、最差勁的,有一種無力感、無助感。張馳曾咨詢過這樣一個學生,他基本不與別人交往,封閉在自我世界里。面對這樣的情況,張馳認為不能簡單地評判是學生抗挫能力差,這其實是有心理問題的表現,很多時候他們自己無法緩解,需要求助于專業機構。

  青島大學心理健康教育與研究中心主任米振宏給出的抵抗抑郁“藥方”是:開放的性格,要學會尋求幫助,學會傾訴。“咨詢師、精神科醫生,以及家人的幫助都很重要,整個社會支持系統非常重要。如果光靠一個人的話,療效肯定不是很明顯。因為本身患者的自我認知就出現了問題,沒有旁人幫助,恢復得就比較慢。”

  記者采訪發現,在面對學校的心理咨詢中心時,許多學生擔心自己的心理問題會被告知學校,進而被告知家長。在某高校校園論壇上,有學生提問:心理咨詢之后,會不會通知輔導員和導師說這個學生有心理問題。另一位學生回答道:“講實話,對保密性不要有期待,親身經歷。因為這個問題,我曾經受到挺大的打擊。但是心理咨詢還是可以做的,只看你更想恢復心理健康,還是更注重私密。”

  在2007年編制的《中國心理學會臨床與咨詢心理學工作倫理守則》中明確規定,咨詢師應清楚了解保密原則的應用及限度,在來訪者有傷害自身或傷害他人的嚴重危險時,作為保密原則的例外,咨詢師有預警責任。米振宏也證實了這一點:“在咨詢之前,學生要簽知情同意書,其中最重要一條就是保密原則,這是心理咨詢的職業倫理。但有三個保密例外,這也是必須讓學生知曉的。第一是出現了自傷自殺的行為;第二是需要轉介給精神科醫生;第三是觸犯了法律。”

  選擇心理咨詢的學生數量逐年上升,需預約排隊

  大四學生白鹿在學校心理咨詢中心實習了兩個月,她說:“我以前從來沒有意識到有精神疾病、有精神困擾的人會如此之多。我們每天都會接到來訪者的電話,因為來訪的人太多,我們都不能及時回應他什么時候能排上。”實際上白鹿所在學校的心理咨詢中心有20個心理咨詢師輪流值班,每天五六個人,都排得滿滿的。而來預約咨詢的同學,“大概排個兩周才能排到。”

  米振宏比較了近5年學校新生開學心理普測的數據,發現篩查出有抑郁傾向的學生數逐年上升,一學年的咨詢量變成5年前的3倍,從500多人次增長到1600人次左右。張馳認為,心理咨詢預約量越來越多,一方面是發病率有所升高,另一方面是通過科普等工作使得學生和社會的知曉率高了。“病恥感”降低,愿意主動尋求幫助,實現了認知轉變。

  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世界衛生組織相關數據顯示,目前全球12億10至19歲青少年群體中,約20%存在心理健康問題,10至19歲青少年群體遭受的疾病和傷害中,約16%由心理健康問題引發。米振宏說,相關數據顯示,美國大學生自殺率是十萬分之七,日本是十萬分之十四,中國是十萬分之一至三。張馳認為:“我國高校除了心理咨詢中心會做科普、講座、培訓以外,輔導員也會對學生主動幫助、主動關心,這種機制能起到預防和保護的作用。心理問題就是要早發現、早評估、早治療。”

  近日,國家衛健委發布《探索抑郁癥防治特色服務工作方案》,其中要求,加大對重點人群如青少年的干預力度,各個高中及高等院校將抑郁癥篩查納入學生健康體檢內容,建立學生心理健康檔案,評估學生心理健康狀況,對測評結果異常的學生給予重點關注。米振宏認為,抑郁癥篩查很有必要,“像有些抑郁癥很難通過觀察來判定,所以依靠抑郁量表的篩查是很重要的。但光靠量表也不行,還要通過咨詢師一對一面談,排除假陽性。有的學生雖然量表上得分高,但實際上并沒有問題。”

  “這里面有兩個問題要注意,”張馳說,“第一,學校有沒有資質來進行抑郁癥篩查,在保護學生的前提下,如何去做好篩查服務還需要具體的落實措施;其次,最核心的是篩查之后必須要有應對方式,如何在生命權、知情權和保密性之間做出平衡,如何給學生做下一步的治療,這些都需要再做細節化的研討。”

  用好醫教結合,關注學生心理健康需要全員育人模式

  今年疫情期間,青島大學心理咨詢服務團隊輪流24小時在線值守。一天晚上,一位同學留言說家人不關心自己,每天晚上都失眠,覺得生活毫無意義,“還不如早點死去”,當天咨詢師看到后立即與這位學生聯系,進行危機干預,并持續跟進,為學生解開心結。之后,這個學生再次留言說:“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和別人討論我的痛苦,我感覺有一束光照進了我內心的那片黑,感謝老師。”

  米振宏說:“每個人生命可能都伴有創傷,分享和陪伴,會讓人感受到溫暖,更會讓人獲得力量。當學生遇到困擾的時候,有一個地方去尋求幫助,是很必要的。”

  《探索抑郁癥防治特色服務工作方案》也作出要求,中學、高等院校均設置心理輔導(咨詢)室和心理健康教育課程,配備心理健康教育教師。要將心理健康教育作為中學、高等院校所有學生的必修課,每學期聘請專業人員進行授課,指導學生科學認識抑郁癥,及時尋求專業幫助等。

  “關注學生的心理健康,不只是心理咨詢中心的事情,需要形成合力。從心理中心到院系輔導員,再到班級的心理委員,至少有三級網絡體系。心理中心除了跟各個學院保持聯系,還要跟學校的各個部門密切聯動,即使是樓管也需要懂得如何跟學生們相處,保護學生們的健康安全。這其實是一個全員育人的模式。”張馳坦言。

  在張馳看來,醫教結合將是未來更好應對學生心理健康的模式。用“醫學+教育”的方式,實現提前干預,具體干預方案需要學校和醫院根據學生的個體情況共同商討,學校提供教育幫助和輔導,醫院則提供醫學資源和治療。“家庭、學校、社會,教育系統和醫療系統,心理輔導和專業治療,形成聯動模式,才能滿足學生的心理健康需求,減少悲劇發生,助力整個社會心理服務體系建設。”(本報記者 楊颯)

文章關鍵詞:高校 心理咨詢 抑郁 責編:王麗萍
5034

相關閱讀 換一換

  • 管城區花季陽光心理志愿服務團隊走進張華樓小學

    11月18日下午,鄭州市管城區青少年心理輔導中心花季陽光心理志愿服務團隊的李軍強、閆富勤、李保琦、李永玲、杜繼超等5名志愿者老師,在區青少年心理輔導中心主任田曉莉的帶領下,走進管城區東南隅的偏遠農村學?!喜茑l張華樓小學,為四、五、六年級的一百多位學生開展了一場名為“自信的你最好看”的大型團體輔導活動。

  • 調整來了!全國多所高??s短中秋國慶假期

    今年,中秋、國慶假期再一次相遇,不少學生早早進行了安排,準備迎接開學后的第一個小長假。然而,受疫情影響,臨近十一,高校紛紛調整雙節假期,不少學校發布了調整秋季教學時間安排的通知,學生們不僅不能離校出行,還得隨時做好假期補課的準備。

  • 鄭州航空港區婦聯開展兒童心理教育骨干集中學習活動

    11月13日,鄭州航空港區婦聯舉辦的2020年兒童心理教育骨干集中學習活動順利開班,來自全區辦事處婦聯主席、村婦聯主席、兒童之家負責人60余人參加了本次活動。

  • 高校排行“榜”架了誰? 高校與排行榜互相利用

    要扭轉不科學的教育評價導向,堅決克服唯分數、唯升學、唯文憑、唯論文、唯帽子的頑瘴痼疾,從根本上解決教育評價指揮棒問題。

慢新聞

一段電梯不雅視頻瘋傳 主角是上海新冠確診者?不實 一段電梯不雅視頻瘋傳 主角是上海新冠確診者?不實

推薦視頻

i新聞

新聞推薦

網站簡介 | 版權聲明 |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 網站地圖

Copyright © 2012 hnr.cn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映象網絡 版權所有

男人放进女人阳道动态图试看